您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园地  校友文苑

聂焱诗选(二)

时间:2014-02-21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 【字体:

 

聂焱诗选(二)

 

 

      世 纪 之 歌

 

      我是黄河岸边洗衣妇的儿子

      与生俱来的是黄土高原的凛凛风骨
      和黄河水奔流不息的沧桑

      我是二十世纪壮行东方的游子

      黑色的眼睛引领我

      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和理想

 

      一百年风风雨雨

      一百年迷迷茫茫

      我曾是侵略者铁蹄下的耻辱和哀怨

      我曾是一个民族眼里的迷惘和彷徨

      望洋兴叹的是我沉沦的兄弟

      流亡的队伍里有我背井离乡的爹娘

      我是“五四”青年脉搏中喧腾的热血

      我是南湖游船上苏醒的双桨

      我是穿透卢沟桥夜空

      射向敌人的第一粒子弹

      我是觉醒、是抗争、是悲怆

      我是黄河气吞万里的咆哮

      我是万里长城百折不挠的脊梁

      我是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的
      最后一粒小米

      我是白色恐怖中盼望天明的目光

      我是奋斗、是牺牲、是胜利

      我是天安门广场上站起来的

      中国人的形象

 

      涉过坎坎坷坷的岁月

      和平平仄仄的时光

      历经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较量

      从狂热到理性,从低迷到激扬

      从幼稚到成熟,从封闭到开放

      我曾是革命忠烈眼中浑浊的冤屈

      和洒向枪尖的信念和倔强

      也曾是学生们手中炫目的白卷

      和臂膀上鲜红的袖章

      我曾是土高炉中盲动的矿碴

      和饥馑的眼里虚幻的稻粱

      穿越沉沉浮浮、明明灭灭的年代

      我是拨乱反正的船尖上的一朵浪花

      我是掠过天安门红墙上的一缕霞光

      我是南海岸边茁壮挺拔的楼群

      黄土高坡惬意生长的希望

      我是北约导弹炸不折的气节

      三江洪水冲不决的堤防

      我是长征火箭呼啸升空的自豪

      国际舞台上举手投足的分量

      我是振兴、是拼搏、是崛起、是富强

      我是归来的澳门、回家的香港

 

      一百年,一百年

      曾经沧海桑田,几多豪情万丈

      无数次的感动是我伫立于

      世纪之门无语的身影

      我的祈祷,我的忧伤,我的祝福

      我的期望,是翠绿的橄榄枝

      和鸽子在晴空里自由的飞翔

      是生命关于阳光、空气和水的深情歌唱

      那么,未来不应该忘记

      我是流失的黄土、断流的黄河

      是沙尘暴吞没的又一个村庄

      我是滥伐者刀斧下绿色的呻吟

      是可可西里盗猎者枪口下亡命的羚羊

      我是厦门海关开出的一张虚假报关单

      是彩虹桥垮塌时震耳发聩的巨响

      我是每一次空难留下的黑匣子

      是污染的水面漂浮着的死亡的灵光

      ……

 

      我生命的祈祷

      是新世纪的钟声

      我最壮丽的祝福

      是与民族的希望同时升起的

      二十一世纪春天的太阳

       2001.4.

 

      坠地的橘子

 

      我冻僵的指头触摸到橘子划过时空的

      痕迹,像我心上那道明亮的伤口

      在人间最为冷漠的时节

      选择一个凝霜的夜晚或者是

      漫不经心的时光走神的瞬间

      橘子,完成了一次生命的等候

      悄然坠地,最后的光泽耀眼夺目

 

      那时,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抑或漂泊在灯红酒绿里

      长久的凝望,橘的眼睛始终

      寻不见我萎靡的身影

      充血的日子串连成我杳然的归期

      乡土如橘,肃立在我尘封的记忆中

 

      我用最后的勇气掩埋了那些橘子

      之后,在原野上伫立成一棵橘树

      等候,等候亲手埋下的橘的种子

      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直到熬过

      一个漫长的冬天,橘子一样

      悄然坠落

       2009.2.

 

      榨菜之乡

 

      北纬30°

      一条魔线环绕在这个星球上

      串连着光怪陆离的珠玑

      金字塔,北慕大三角

      比萨斜塔,巴比伦的空中花园

      马里亚纳海沟,喜马拉雅,钱塘潮

      榨菜之乡魔幻般的土地

      还有我……北纬30°,无法计数的

      神秘,只有天知道

 

      长江和乌江在这里交汇

      鬼使神差。一片芥菜叶子状的

      土地,悬挂在一条假定的线上随风

      飘曳,被江水充盈成醒目的墨绿

      我们因此可以清楚地看见

      一棵棵芥菜着魔似的成长

      在巫的暗示下放纵地发育

      生命的根部畸变成壮硕的茎瘤

      乳状的凸起,仿佛难以自持的情欲

      绿色的火焰嘹亮四野

 

      北纬30°线上的芥菜是寻常的芥菜

      北纬30°线上的芥菜是疯狂的芥菜

      她的种子她的秧苗被神祗操控

      惟此榨菜之乡,有她爱情的土壤、阳光

      雨水以及生殖的庄严与快乐

      北纬30°线上的芥菜不会期图流浪

      在异地他乡,她将不再丰满

      只会像弃妇一样发出苍白而嶙峋的叹息

 

      榨菜之乡,在芥菜欢愉的呻吟中铺展

      光鲜,畅美。柔润的呼吸活化了每一个季节

      水样的时光在北纬30°线上流溢

      伫立在榨菜之乡神奇的土地上,我等候着

      奇迹的发生——一棵流浪的芥菜如期归来

      北纬30°,镌刻着我们远古的约定

       2009.3.

 

      日全食

 

     一

 

      有一天我不再理会庄稼地里的事

      甚至不再理会那些萎靡在干渴中的植物

      对于讨好献媚的叶子视而不见熟视无睹

      任凭热风搜刮去我的最后一滴眼泪

      我由此发现自己的冷酷,从未有过的

      冷酷,就像丛生的钢筋混凝土一样

 

      我的家乡在很远很近的木鱼山下

      那里生长出的梦总是很饱满,这抑或是

      我的父亲母亲老想着弃城回乡的原因

      如今我只想着与城市身心交融地亲近

      让卑污的灵魂在死亡的森林中愉快歌唱

      别的什么也不想,连同老家成熟的玉米

      以及抽穗的稻子还有日渐丰满的大豆

      真的什么也没想

 

      二

 

      看吧,一出酝酿了五百年的爱情

      在长江流域的天空中上演

      每一双眼睛都被兴奋充血

      惊世骇俗的过程,生命在放纵尖叫

      这是第2009个夏天的一个炎热的上午

      广场的草坪上掠过我沉郁的身影

      一只鸽子尾随其后,直到远处一幢高楼的

      顶部,之后被漫溢而至的目光吞没

 

      你凉凉的身体向我燃烧的胸膛游走过来

      魔性的鱼,我的光芒和热情被你覆盖

      被你吮吸而渐次衰减,无数偷窥的眼睛

      在我们最惊艳最畅美的那一刻被嫉火灼伤

      阴暗的风陡然生起,满街的行道树

      在暧昧的灯影里喘息,我喜欢这样的方式

      我的主人我的主宰,我不会作丝毫的反抗

      五分钟,五百年,五千年,五万年

 

      三

 

      习惯在黑夜里赶路,路的句读很真实

      冰冷的星辉沾湿我所剩无几的长发

      然后在我毫无察觉中一丝丝掳去

      便有缥缈的丝竹声穿透夜的心脏

      直达你落英缤纷的梦和幽雅的呼吸

      便无需穿越白昼的机警的眼神和艰涩的脚步

      一切就像你的睡相一样安适而恬静

 

      在这个无月的夜晚,我见月光柔软的声响

      回家的心情在你虚掩着的门前踟蹰

      你忧伤的开放,流露尘封五百年的忧伤

      抑郁的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

      夜行者的路,隐没在了无边的荒漠里

       2009.8.

 

      记录一座流浪的城市

 

     一

 

      高速公路随着手机信号中断

      城市像一只断线的风筝

      于铅云低垂的天际自由飘坠

      从大盆地的东部到西部

      直至消失在苍茫的暮色里

 

      这是一片广袤而温润的平原

      这是流浪者最可意的归宿

      城市的伤痛在短暂的假寐中平息

      辽远的追逐,流浪者

      越过情感的盲区,涉入

      一片陌生的水域

 

      那夜,我不知道谁被流放

      我只知道我们需要相互取暖

      在坟场般凄凉的郊野

      点亮烛一样的身体

      静候分手的黎明

 

      二

 

      陌生的水域,令我们

      无法感知温度与深浅

      楼群是丛生的水草

      在微醺的灯火中荡漾

      一个呼唤,标明爱的方向

      不由自主的选择

      义无反顾的勇气

      将世俗挥洒在流窜的风里

      将自己抛却在孤独的路上

 

      夜色,冰凉而坚硬

      为你热切的追寻让开一道缝隙

      你执著的游动溅起欢快的水花

      让凛冽的时间焕发灵性

      你就像一条自然而淡泊的鱼

      随意的一蓬水草,都可以

      让疲惫的身心小憩

      纵然是栖着一隅严寒

      也能够让梦发出匀称的呼吸

      你虹一样的身子绮丽地展开

      便是一叶温暖的诗笺

      记录下流浪者的呓语

 

     三

 

      想过将燃烧的烟头摁在夜的额头上

      在我的琴弦失声的时候

      在我的语汇霉变的时候

      在你的身影远逝的时候

      我希望见肉体被灼烫出的

        嗞嗞声,穿透麻木的夜色

      唤起片刻的兴奋

 

      就让我记下某一条巷陌

      永远如乡野上的事物真切而清晰

      就让我拽住一缕滥情的风

      偶尔温暖我漂泊的记忆

      曾经的祈求在立春前夕飘逝

      今夜,我已分辨不清

      谁被谁放逐。我清楚地知道

      油菜花就要开了

      冬眠的一切就要醒来

      我的笔管里,再不会

      分泌出悲凉的诗句

       2010.1.

 

      油菜花开

 

      我就坐在背向冬天的地方

      回想你幽怨的眼神

      一棵喑哑的树,还有

      低垂的屋檐滴落下的

      最后一粒雪水

      倚门而立的母亲和她

      脚边的小鸟,以及一些

      平日里不会留意的事物

      从记忆中挣脱出来

      纯净而安宁

 

      油菜花开

      就在你杳无音信的时节

      妖冶的风应时抵达

      纷乱,沉醉,狂野

      我已经无力靠近

      最初设定的景象

      一袭拽地的长裙

      暧昧地拂过,朴素的

      颜色被兴奋点燃

      灿烂无边。炫目的音乐

      将我的觉紧紧包围

      孤独,恐惧,挣扎

      溺水的心情,与浩荡的

      色彩一同喧哗。花雨纷飞

      惟有你能想见,我

      茫然无措的情形

 

      油菜花开

      我就坐在面向春天的地方

      回想你悲悯的眼神

       2010.3.

 

      从一个秋天到另一个秋天

 

      四周死亡般沉寂,坚硬的

      夜色分泌不出一滴柔软的汁液

      我殷勤的想念四处碰壁

      每一颗心都躲藏在夜的坚壳里

 

      从一个秋天到另一个秋天

      漂浮不定的路缠绕我的脚步

      片刻的沉吟,是小阳春里

      寂然开放的梨花,醒目着

      生命中最为凄美的疼痛

      孤清的黎明,在原野上

      踽踽而行,白露为霜

      若我凝结于心的感动

 

      而所有的夜晚,都

      容不得流浪者的驻留

      我的歌唱含泪和血声嘶力竭

      我的诗句悲天悯人情真意切

      你的门扉紧闭,只有

      寥落的犬吠,秋虫的鸣啼

      以及叶子在风中滑行的声音

      为我唱和,直到摇曳的

      晨曦吞没我的身影

       2010.3.

 

      等候胡琴醒来

 

      让我们一道等候胡琴醒来

      在静穆的月光里

      在温暖的禾秸堆旁

      在一个需要倾诉的季节

      我们见流浪的音符回家的欢鸣

 

      沉睡,或者死亡

      是谁扼杀了胡琴的性灵

      青葱的日子从指尖上凋落

      琴弦喑哑,曾经的明亮与欢畅

      于苍白的岁月中锈蚀

      胡琴,静静地躺着

      成为一个人无法感知的风景

      而四十年前那个孤独的村孩

      至今,仍在找寻失散的羊群

      无家可归,有家难回

 

      让我们一道等候胡琴醒来

      当僵硬的记忆复活

      板结的心重新焕发激情

      我一定是这个秋天最先

      抵达你心灵的乐音,因为

      你是我眼里的最后一滴泪水

       2010.10.

 

      是谁给了你狂野的姿态

 

      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是一个文静的女人

      像一支等待收获的穗子,只将饱满的眼神凝视大地

      或者,是一片即将作别枝头的叶子,贤淑的风韵

      是日渐枯黄的嘱咐与叮咛,在寻寻觅觅中等候风的到来

      哦,你就是在暖暖熏风里独自飘零的女子

      循着那一曲箫声,去夜的岸边拾取你前世遗落的泪滴

 

      我是你永远的诗人,永远的歌者

      亲爱的,我存在于你菊香般温情脉脉的怀里

      我生动在你清癯而微凉的手盲目的抚慰中

      我还会死在你游丝般的笑意里,然后化作白露

      那是我留给你的最后的音符、最后的诗句

 

      是谁给了你狂野的姿态,当暴戾的季节

      被彻夜的雨浇的柔软而润泽,当我的庄稼走在回家路上

      当邻家小妹就要来到我的书房,当我的身心正吸取水分

      亲爱的,我苦苦等待的人,是谁给了你狂野的姿态

      你酷烈而淫邪的目光让我不堪忍受,我所有的期盼都已终止

 

      我是那么眷恋你的宁静、你的柔顺,亲爱的

      我是你永远的诗人、永远的歌者啊,亲爱的

      请给我的歌喉我的诗句一点水分吧,亲爱的

      你就安静地躺下,让我为你狂野吧,亲爱的

       2011.10.

 

 

 

       选自聂  焱诗集《小木匠和鱼》(2012年,中国文联出版社)

网友评论
版权所有 © 长江师范学院校友会 中国·重庆·涪陵 地址: 重庆市涪陵区聚贤大道16号
联系电话:023-72791898 邮编:408100 技术支持:南京苏迪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