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园地  校友文苑

太姥山即景(杨溢)

时间:2014-09-05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 【字体:

太姥山即景(一)        
   
    12
8
,晨,细雨蒙蒙。一大早坐公交从秦屿到太姥山,因是周二,人不多,显得有些冷清。在车上遥望太姥山,山势连绵,群山起伏,山腰之上雾气朦胧,这雾气遮遮掩掩,山峰忽隐忽现,犹如仙山蓬莱,煞是入眼。

  我沿着人造木梯拾级而上,雨水打湿了地面,略有湿滑。两边树木丛生,灌木低矮匍匐,高大树木沿山势而上,斜排得整整齐齐。那树木的葱绿,让人根本感觉不到已是冬天。雨水很快打湿了我的头发,可我游兴盎然,任其顺颊而下。沿山木阶边,淙淙一小溪,水流不大,清澈,在石缝木头中浸润流淌,叮咚之声络绎不绝。登至一凉亭,遥望山峦,大石巍然兀立,刀砍剑劈,一股凛冽之气迎面而来。那山顶之上的雾气,如水银泻地,随着各种山石,不同石形滚滚而来,如同条条翻腾的龙。不多久,刚才还隐约可见的山石,就消逝在雾气里。正在我叹息之时,忽而一阵风,那雾又舞动起来,如千万条巨龙在云中舞动。而那怪石之尖,恰似各种立于巨龙背上的仙女,衣袂飘飘,凌空而舞。
    我惊讶于我的想象了。那似乎就在我梦中出现过。那龙,那身影,历历在目。之前,我喜欢诵读李白的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虽然此天姥山非太姥山,可两者气势山形如出一辙。曾有一日,半夜醒来,梦境之中。一长蛇蜿蜒穿行在山中,身形忽隐忽现。最高的山石之上,一女子站立其上,远望苍茫云海间,娥眉蹙首。那是生于斯长于此的太姥山最美的姑娘在盼望心中的爱人从远方归来。她的爱人出海未归,也许长眠于大海。盼君切,盼君切,切莫久盼杳音信;思伊人,思伊人,苦于怅惘意切切。那长蛇就是她那长眠于大海中的爱人所化,他急切归来,在山石之间穿巡。远远望见那女子纵身跃下,长蛇急切之间,鲜血喷涌。这一刻,它纵身一跃,蛇化青龙,飞腾山石之下,托起女子。而那女子,长袖当舞,琼裾飘舞,俨然化身仙女。一龙一仙,盘旋山石之间,穿梭云雾之中,成就一番仙缘。
    呜呼哉!眼前是耶非耶,我宛然身入其中也。
    雨一直下。
    至此即景,太姥山长留心间。

                          
                           
太姥山即景(二)  

 

    太姥山洞非山洞,巨石倾轧隙中缝;侧身曲体匍匐行,一线天光神女梦。这是我在太姥山洞内的即兴所咏。

    我从将军洞到通天洞沿一线天钻南天门洞到七星洞,每一个洞都那么神秘那么奇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处身其中,在隙缝之间,在黑暗之中,留下的是我喘息的声音和偶尔崖壁上滴落的水声。

    置身洞中,逡巡盘绕,辗转反侧。忽然间,前面没了路,四下顾盼,皆为大石,心下疑虑油生,难道已经到了尽头?可明明有一股凉风袭来。凝神细寻,原来脚下一大石边有一细缝,恰一人通过。小心攀援而下,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原来洞下还有洞啊!恍惚间又来一大石前,洞中漆黑,微弱的手电筒的光芒在黑夜中显得充满希望。前面又疑无路了?怎么办。静心探寻,却就在眼前大石之下呀。面前大石下,不到两尺高,要过此洞,个稍大需得匍匐前行了。幸好我个头不高,蹲下恰到好处。我膝盖顶着胸部,蜷缩着脑袋,一步一步挪动,那不知多少万斤的巨石似乎随时会压下来。一刹那间,生命显得特别渺小。终于可以伸伸腰了,抬头之间,天光隐约可见。在不知有多大的两块巨石之间,我正处身其中,两边如刀砍剑劈,垂直上下。中间,一些如饭桌大小的石块卡在其中,好似撑着不让巨石合拢。可我在下面,却感到岌岌可危,那些石头好像会随时从天而降,劈脑砸下。而那丝丝天光就从石隙中透过来,忽而间,几朵白云悠然过。 

    沿着洞中石壁开凿出来的台阶而上,令我瞠目结舌的一棵树出现了。在这石洞之中居然生长着一棵如大腿粗细般的树,树名不可考。树根大部分裸露在外面,那如手臂粗的树根沿着石缝生长进去,更不可思议的是一些树根贴着山壁犹如爬山虎的藤,可那分明不是藤。枝干奋勇向上,沿着一点天光生长。

    我真的惊讶于生命的奇迹了!

    从一个洞到另一个洞,在洞中整整穿巡了2个多小时。我的体力似乎有些不济,一路的爬高蹿低,腰腿都经受着从未有过的考验,甚至我的头还因为忽然冒出的石头被撞了一个大包。可我忘记了一切,我要到那最高的南天门去追寻我心中的最高峰。在哪里,一眼过去,云还是云,而我不再是我了。

    南天门,我来了,我把南天门洞抛到身后了。而那南天门的舞动琼裾的仙女,我来了。

    我带着海的雾气,海的深沉,化龙而来……

网友评论
版权所有 © 长江师范学院校友会 中国·重庆·涪陵 地址: 重庆市涪陵区聚贤大道16号
联系电话:023-72791898 邮编:408100 技术支持:南京苏迪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