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园地  校友文苑

后沙印象(杨溢)

时间:2014-09-05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 【字体:

后沙印象

在玉环生活了十来年了,习惯了这里渔民似的豪迈,习惯了这里海洋性多变的气候,习惯了这里的人情世故,我似乎也完全融入了玉环的山山水水。可有一样这些年来我却一直没看透、没摸清,那就是坎门后沙。

我从来无法界定我对后沙的感情,无所谓喜欢,无所谓挂怀,总是在偶然之间不期而遇。我无法诠释这种情怀,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拥有过她,总是与她擦肩而过。

十年前,我还是众多莘莘学子一员时,来到玉环的一学兄就打电话告诉我他见到了真正的海,他描述了他眼中的后沙——海水的潮涨潮落,沙滩的细软柔腻,贝壳的光洁如新,波涛的一浪接一浪。他以一个美术学生特有的视角细致地向我展示了海边那一排排低矮的民房,向我描摹了岸边礁石饱经亿万年沧桑的痕迹,在他的眼中,后沙是纯洁的。我被这种印象中的一尘不染给吸引了。

九年前的夏天我告别了舒适的象牙塔,沿长江顺流而下。穿越了九八年浩浩荡荡的长江水,我来到了玉环。

刚到玉环时,迫于生计四处奔走,根本无暇去海边看看,更谈不上领略海的气度了。也就在那年的冬天,去坎门办事,匆匆地从她的身边经过,驻足堤上,青天之下,一片海蓝蓝;极目之处,帆影时隐时现;倾之下,大海絮语连绵。良久,我深吸一口气,呼出肺腑中的浊气,一扫为生计奔波的疲倦。

七年前的一个傍晚,携朋友来后沙踏浪,两年未来,后沙已不复先前的后沙。一些钢筋水泥的建筑矗立在岸边,水泥浇铸加宽的堤坝延伸至海中,堤坝上堆积了一些被淘汰下来的大海船的遗骸,那锈迹斑斑的大锚撅入砂砾中,一些蛀空了的舢板更让人触目惊心。眼前的一切都告诉我这片宁静的海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那片沙滩上,一些小帐篷正在悄然搭建,一套简易的音响设施摆放在帐篷中。一些小餐桌和塑料凳子则横七竖八地摆在了前面的沙滩上,而帐篷的旁边还有一套厨房设施。我讶然了,我们心中的后沙何时变了味呢?我没有在晚上来这里,不过我可以想象这是什么的夜晚。海风中夹杂油腻的烟气,涛声里混杂歇斯底里的干嚎,静谧的后沙甚嚣尘上。我不知道我们这是在干什么?默然之中我远离而去。

四年前的一天,一位朋友邀请我去后沙玩玩,并说现在的后沙与以前大不一样了。海边夜色如雾,朦朦胧胧。脱掉鞋袜,走在海浪轻抚的沙滩上,海浪轻轻地舔舐着脚尖,我真切感受着这来自大海深处的温柔。沙滩上没有了上次来的喧嚣,人们还原了海的本色。大海本就是包容一切的,就像海浪一次一次抹平海滩上的足印。远处宽阔的堤岸上,霓虹灯闪烁,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吉他的弹唱声。穿上鞋子,在临近海边的地方找了一个座位凭栏眺望,远处一片黛青色,隐约可见海天之处几颗星矢载浮载沉。海风徐徐,带来海的特有的惺忪的气息,我不由精神一振。“先生,你要点歌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个大约12岁左右的女孩,背着一把大吉他,用那双大眼睛看着我。见我打量着她,她鼓起勇气走上一步,“我会弹很多曲子,你看有你喜欢的吗?”她递过来一张硬纸,上面用圆珠笔写着歌曲名,字很工整,很清秀。我心里一动,点了一首《军港之夜》。令我惊奇的是这位小姑娘不仅吉他弹得相当不错,就是那歌喉也不赖,在海风中,别有一种味道。经过攀谈,我了解到这位小姑娘是湖北人,暑假到玉环亲戚家玩。她从小就练习钢琴、吉他。在后沙玩的时候,看到这么多的人在海边乘凉,就兴起了一个念头:弹弹吉他、唱唱歌,为自己读中学挣一笔学费。看着不远处那纤细白嫩的小手在吉它上翻飞,看着她那专注歌唱的神情,尽管她的歌声还略显稚嫩,可我的心中却充满了温暖。之后又去了几次,发现弹吉他唱歌的人多了,年龄也更小了,可这种为赚钱而赚钱的方式让我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

两年前的暑假,小女已经三周岁了,成天吵着要去海边。周末,又来到了后沙。看着小女无忧无虑地和几个同样大小的小孩快乐地奔跑着,看着他们专注地在沙滩上堆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城堡,看着他们嘻嘻哈哈地追逐海浪,我心底怪怪的——这是我多年前的梦啊!

半月前的一天下午,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后沙,坐在那块最高的礁石上,聆海浪撞击岩石的声音。远处,一个浪头赶着一个浪头,它们从远处跋涉而来,积蓄着力量,匍匐潜行,一旦遇到礁石,便全力一击,直至飞沫四溅,全身粉碎。而那礁石,尽管奇形怪状,到处镂空,却也夷然不惧,巍然矗立。我的脑海中涌出一句话:若海浪兮执着,若礁石兮坚韧。正是海浪和礁石,亿万年来一直诠释着大自然的奇迹。

蓦然回首,不由感慨,后沙不也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礼物吗?

网友评论
版权所有 © 长江师范学院校友会 中国·重庆·涪陵 地址: 重庆市涪陵区聚贤大道16号
联系电话:023-72791898 邮编:408100 技术支持:南京苏迪科技有限公司